毛泽东诗词中的花草树木

“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?”言下之意是草木薄情寡义。可用这句话来审视诗词中的植物意象,显然是大谬不然。中国古典诗词中出现的植物数不胜数,诗人们喜欢用情态各异的花草树木形象,来表达不同的志向和理趣,抒发不同的心境和情怀。“桃花依旧笑春风”让有情人体验到浪漫的甜蜜;“天涯何处无芳草”使失恋者瞬间变得洒脱;“亭亭山上松,瑟瑟谷中风”映衬出傲然挺立的刚毅和坚强。诗人毛泽东善于托物言志,作品中也不乏对花草树木的生动描写,将其刻画得仪态万千、神情飞扬、蕴含丰富,令人回味无穷。

战地黄花分外香

“一花一世界”,花为天地之灵物,花团锦簇使世界变得多姿多彩。毛泽东诗词有不少诗句提到“花”,有泛指,有特指,有比喻,或抒发雅兴闲情,或表明赏心悦目,或借此怀德明志。“落花时节读华章”,指花朵零落的暮春季节读到柳亚子的诗作,“落花时节”出自杜甫《江南逢李龟年》“正是江南好风景,落花时节又逢君”。“吴刚捧出桂花酒”,指吴刚用沁人心脾的桂花酿成的美酒盛情款待烈士英灵。“雪花飞向钓鱼台”,喻指浪涛叠加的钱塘潮壮观景色。“万花纷谢一时稀”,用鲜花纷纷凋谢来象征严峻的国际局势。“桃花岭上风”“桃花源里可耕田”中,“桃花岭”“桃花源”都是地名,寓意江山如画、引人入胜。1966年6月“正是神都有事时”,他“又来南国踏芳枝”,并非为赏花踏青,写下《七律·有所思》表达忧思。

而最能体现毛泽东诗词风骨和神韵的,当属对于菊花和梅花的吟咏。“战地黄花分外香”中的“黄花”是指菊花,描写菊花的古诗不计其数,但将其和战争、战场联系在一起的为数不多。唐代岑参“遥怜故园菊,应傍战场开”表达思乡愁苦;清代陈维崧“好花须映好楼台,休傍秦关蜀栈战场开”表达厌战情绪;而唐末农民战争领袖黄巢“待到秋来九月八,我花开后百花杀”则又杀气太盛。毛泽东笔下的菊花在战地上绽放,饱经丹心热血抚育,更加馥郁芬芳。这是对革命战争的礼赞,流露出崇高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。毛泽东对梅花更是情有独钟,一生恋梅、惜梅、品梅、咏梅。他读陆游咏梅词,“反其意而用之”,创作了不同凡响的《卜算子·咏梅》,一扫陆游那种报国无门、凄凉悲切、孤高自傲的消极颓唐之气,洋溢着不畏艰险、奋发有为、乐观豁达、甘于奉献的积极人生态度。《七律·冬云》中的“梅花欢喜漫天雪”,梅花和雪既是对手,又是伙伴,相生相克,相辅相成。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Ctrl+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